乐视是否能化解这次“易到危机”

来源:互联网 作者:huxiaoman

乐视视频

乐视视频

版本:v7.3.2.192
大小:39.30MB
分类: 网络电视
立即下载
查看详情

导读: 身处风暴中心,乐视的基层员工最近倒也淡定,但疑虑也开始蔓延。

  身处风暴中心,乐视的基层员工最近倒也淡定,但疑虑也开始蔓延。

乐视是否能化解这次“易到危机”

  “乐视的很多情况大家自己都搞不清楚,真相就只有那几个大佬知道。”一名乐视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过完年后大家似乎都不在状态。据他观察,他所在的部门年后陆陆续续有人离职,离职比例在10%-15%左右。

  而周航炮轰贾跃亭挪用13亿的消息引爆之后,更坐实了大家的一些猜测。

  “大家其实心里都能想象到乐视有挪用子公司资金的事,但一直没有证据。这是第一次被人公开指出来。”这位员工说,谁都明白乐视汽车就像一个资金黑洞,他担心一直这么折腾下去,自己部门的饭碗也会受到影响。

  相比于员工心里的一丝不安,易到的司机们则可以说是群情激奋了。

  其实司机们对易到的“讨债”很早就开始了,甚至私下还流传有许多“提现攻略”,教你怎样在什么时间点,申请多少金额的提现,像抽奖似的碰运气。

  只不过周航的声明出来之后,更多的司机加入了讨债的行列。他们组成了一个又一个讨债群,追讨金额从几百到几万不等。

  界面新闻记者所在的一个群里有336人,人数还在不停增加。一位司机晒出自己易到的账单,共有5145元的可提现金额在账面上,屡屡提现失败。

  群里不停地有人骂贾跃亭、有人在刷新闻,提示大家不停地有新消息被曝光。另一波人在催促,让群主赶紧组织去维权。

  热闹一天下来,易到给出了解决办法:不是立马兑现。司机用户需要去线下网点,易到承诺司机31天可以提现、用户21个工作日后可以提现。每个人都拿着一个“提现承诺”的小白条离开了。

乐视是否能化解这次“易到危机”

  13亿只是冰山一角

  根据乐视回复周航的声明,乐视控股以北京东四环的乐视大厦作为抵押、以易到为主体贷款14亿后,周航称只给了易到1亿。那为什么不直接以乐视网为主体进行贷款,反倒绕一个弯?

  一位外资银行贷款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不排除有乐视网属于上市公司,新增借贷需要披露,或因为负债率高等原因不太符合银行要求。

  金杜律师事务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任何一个公司都是独立的主体。将母公司和子公司资产之间随意转移是不合法的。唯一暗箱的部分在于,不知道双方在这笔款项的使用上,签了怎样的合约。

  该律师表示,“任何一笔钱的挪用,都需要经过子公司章程里的决议。比如说你要经过董事会的决议、或是股东会的决议。”

  最关键的是,“任何一个公司作为独立的法人实体,钱是独立的公司财产。公司不但有相关股东,还有外部债权人。随意挪用公司财产,不但会有损股东的利益,同时对外部债权人会造成损害。”上述律师说,至于挪用的方式是简单粗暴的转走、还是关联交易或者关联往来、价格是否公允,都是需要额外考量的。

  某外资银行贷款业务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银监会有个“三个办法、一个指引”的要求。要求贷款资金有明确合理的用途,比如补充固定资产、补充流动资金、付应付账款、采购等。

  但由于贷款后的资金流向很难监控,很多企业都有作弊的空间。

  “比如你找个很熟的供应商,告诉对方,我先从银行那儿贷一笔钱出来,然后再让供应商把钱打回来。稍微动动手脚就转回来了。这是很普遍的。”该贷款业务负责人说,他不认为银行会把乐视这种描述认定为“骗贷”,但需要参考具体的合约细节。

  乐视虽然占易到70%的股份,汇付创投投资总监沈一冰认为,因为存在少数股东权益,母公司如占用子公司资金则损害了少数股东权益,如子公司无偿使用母公司的资金,则向少数股东进行了利益输送;另外,这些子公司有对外融资行为,这些大额投资通常而言都有反滥用条款,为的就是保障子公司的利益。

  “尽管我相信这些投资大佬对乐视体系的资金流动方式不可能没有了解,但在投资条款上如果没有相应约束是很难去面对LP的。”根据乐视的财务报表,汇付创投沈一冰向界面新闻记者作出了客观分析:

  仅从披露数据来看乐视网体系外对体系内的资金挪用并不大,主要问题还是在于体系内部。

  在合并报表上,集团合并报表范围内企业的资金往来大多数被抵消了;但是母公司报表上,子公司的资金往来欠款余额相比合并报表余额而言就显得特别巨大,到16年三季度的时候达到了56亿之多,而抵消后对体系外的应收只有2.12亿元。

  同时从16年初到16年9月,体系内各子公司对上市主体的资金占用快速增加,从26.32亿快速增加到了56.37亿,这可能是某些子公司发生资金紧张的体现。

  但是,如果只是把一家子公司融资获得的资金先转移到母公司,再挪到另一家子公司去,理论上母公司报表的其他应收和其他应付的数额应该会比较接近才对,然而差距一直非常悬殊。

  这也显示出乐视资金腾挪的缺口越来越大。从易到腾挪的13亿只是冰山一角,远远不够填贾跃亭的“生态化反”之梦。

  周航想赎回易到?

  站在公共道徳的立场上,周航呼吁乐视妥善处理好司机和乘客的问题,唤醒了用户保护自己利益的意识,甚至可以监督易到完善其管理;但是站在商业的角度,周航的行为事实上是放大了易到的危机。

  实际上,此前司机讨钱是相对小规模的爆发,但周航带有“乐视挪用易到13亿元”字样的声明出来之后,舆论的力量瞬间将其扩大为大规模的恐慌。有更多的司机加入了到易到办公室“讨钱”的队伍。

  按理说周航不应该想不到这份声明带来的后果。于是,有人猜测周航可能另有目的,或许是想借此向乐视施压,意图夺回公司控制权。

  易到作为最早做专车业务的公司,在用户和司机中一直有着很不错的口碑。但是因为它在滴滴、快的、uber的烧钱大战中选择了不参战,也没有着急融资,最终大战打完滴滴胜出之后,易到已经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

  2015年10月,走投无路的易到选择了投靠乐视。乐视拿到易到70%的绝对控股权,外界估计代价约为7亿美金。

  周航当时对于易到的状况也十分清楚,彼时他曾表态“当时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乐视能出手已经是很好了。对于股权(变更),我没有什么遗憾。”

  不过,后来的事态发展或许让周航觉得后悔结盟乐视了。

  乐视先是派驻彭钢进入易到担任总裁。彭钢是乐视控股的前CEO,熟谙乐视的打法,作风强硬,和周航的文艺、不激进的管理风格截然相反,甚至可以说价值观也不尽相同。另外,同样有乐视行事风格的何毅出任了易到的董事长。

  周航在对赌条约下逐渐淡出管理层,与此同时,公司团队在艰难地适应着新的基因和风格。

  乐视入驻后的易到,正在和原来的易到、周航理想中的易到越来越远。而乐视资金链的问题也让周航彻底失望,所以他筹划引入新的投资方来换掉乐视。

  据《财经》报道,就在周航发出声明的前一天,即4月16日,周航刚刚在乐视内部经历了一场交锋,但是他引入新投资者的方案被乐视否决了。

  一名接近乐视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这个方案的主要内容是,让乐视以比较低的价格出让易到的股份融资。但是这个价格低于当初乐视的出资收购价,意味着要做亏本买卖,乐视很难接受。

  业内人士猜测,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周航才选择主动爆料,以此向乐视施压,同意他在投资者方面的提议。

  不过,显然这样的做法激怒了乐视,引发了后者更加激烈的对抗而不是谈判,事件下一步走向还暂未可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拖的时间越长,受损最大的还是易到。

  经历这一番折腾之后,“最根本的还是司机和用户都不用易到了。除非乐视或者易到能够再次把司机和用户再吸引回来,否则融资将极其艰难。”盛大资本许卫栋评论到。

  对有些投资人而言,易到在专车领域成了唯恐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芋,因为竞争太激烈太烧钱了。中金证券的一位投资人特别理解周航的做法,“周航是没办法才把易到才卖给乐视的。易到资金链的问题,还是得易到自己解决。乐视承诺给易到的钱没用给到易到,一定是非常难。”

  他并不怀疑周航出来说这件事的动机,“周航现在不是易到的人了,那他现在肯定要跳出来说他的一些情况,来给其他人争取利益。还是希望他们能度过难关,毕竟我们都还有很多充值在易到里呢。”

  丰厚资本VP管亚依然认可易到的投资价值,“易到毕竟目前专车领域行业第二,肯定还是有投资或者并购价值的。就像乐视资金压力大,孙宏斌一样敢投资。只要估值合适,还是有价值的。”

  而远毅资本合伙人高毅认为易到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在整个出行市场上进行差异化定位。融资的事情跟它的价格、公司估值都有关系。“公司在发展中总会经历内部或外部的变化,包括公司人事和各种变动。这都很正常。”高毅说。

  乐视还能挪出钱来救易到吗?

  正是资金问题引发了这次易到危机,否决了周航引入新投资者的决议后,乐视自己还能拿出钱来化解危机吗?

  界面新闻记者盘点了乐视之前的融资记录,发现乐视集团整体融资规模已经超过900亿元。

  其中乐视网2010年上市以来,乐视网累计融资约209亿元。IPO融资7.3亿元,两次定增融资约63亿元,发行债券融资25.3亿元。根据Wind统计,乐视网还进行了约52.6亿元间接融资。

  最近一次大笔金额是在2017年初,同为山西人的融创中国孙宏斌及其他投资人,出手168亿元购买乐视三大优质资产:乐视网,乐视影业(非上市体系)和乐视致新(乐视网旗下,生产超级电视硬件的子公司)。

  根据财新网报道,融创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代价为60.4亿元。乐视影业15%股权,代价为人民币10.5亿元。增资以及收购乐视致新33.5%股权,代价为79.5亿元,总代价为150.4亿元。加上华夏人寿和其他投资者,总金额达168亿元。

  非上市公司已经对外公布的、和没有对外公布的金额就更为复杂。界面新闻根据IT橘子等公开资料整理了一份乐视非上市公司融资情况,如下:

乐视是否能化解这次“易到危机”
乐视是否能化解这次“易到危机”

  根据上表粗略统计,融资的美元金额为52.2亿美元、人民币206.796亿元。根据当前汇率,合计约为人民币567亿元。

  再加上旗下公司种类繁多的股权质押、定增、发债、VC/PE等途径,乐视的吸金能力不容置疑。知名评论人魏武挥将乐视对资金的渴求描述为“乐视对资金的饥渴,使得它明知鸠有毒,却不喝不行。”

  4月19日晚间,乐视网发布了2016年年度业绩,根据财报,乐视网2016全年营收约219.51亿元,同比增长68.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5亿元。

  看上去乐视网的运营情况很好,甚至成为了乐视集团的“提款机”,但这依然不够填补贾跃亭的胃口。

  乐视体育被认为是一大烧钱黑洞。

  界面新闻曾对乐视体育的版权投资金额进行过梳理,其中包括NBA2016至2021赛季香港地区独家超过1亿美元、英超2016/17-2017/18赛季内地新媒体独家2亿美元等等。有些版权仍在履约中,甚至有拖欠。

  单独融了80亿人民币巨款的乐视体育还显得如此拮据,这只有一个解释,贾跃亭又把乐视体育资金挪作他用。

  不出意外,这些钱和易到的13亿一起,都投入到了乐视汽车之中,以及用来填补之前拆东墙补西墙的窟窿。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就明确说过,乐视体育B轮80亿元融资中有30亿用在了别的地方。

  贾跃亭曾表示,乐视汽车预计在2019年-2020年实现盈亏平衡,EBITDA转为正;乐视汽车在2016年至2022年的总投入将达79亿美元,主要以贷款形式解决,计划股权融资三轮A轮、B轮、Pre-IPO。

  但乐视汽车除了炫酷的发布会和少量展示车之外,一直没有更多进展。

  而贾跃亭的资本腾挪玩法已经频现危机,即使乐视最后又通过新融资化解了这次易到困局,但它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在实现2022年的汽车梦之前,也许还有更多潜藏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