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未来如何共同发展?

huxiaoman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哈罗共享单车
哈罗共享单车 V3.9.1
类型:地图出行 大小:21.15MB

  对各站点升级改造;取消“1小时免费”模式;用户可通过多种支付模式实现租车……这是2015年广州提出1.2亿元资金用作“公共自行车项目提升推广资金”时,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相关对广州公共自行车的运营和发展提出的建议。按照广州市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近期的一系列动作来看,这些都将很快会成为现实。

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未来如何共同发展?

  不过就在去年,随着摩拜、ofo、小蓝、小鸣等“共享单车”的涌入和风靡,人们似乎淡化了对公共自行车发展的关注。那么,与共享单车同为城市慢行系统一部分的公共自行车,应该如何才能适应“新形势”,为市民绿色出行贡献力量?

  记者调查:多站点公共自行车“遇冷”

  在2010年亚运前后,BRT中山大道快速公交沿线一下推出了5000辆单车和配套的18个服务点——这是公共自行车首次作为广州公共交通的一部分,出现在市民视野里。

  在2016年9月中旬,共享单车企业摩拜首度在广州试运营,ofo也悄然“占领”各大校园。这被认为是共享单车进入广州的开端。在其后短短半年多时间里,广州街头的共享单车数量已超过40万辆。

  近日,记者在公共自行车的多个站点调查发现,公共自行车正在“遇冷”。在租车人较多的天河公园北门的租车点,记者发现,前来租车的多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人群,年轻人却少有问津。只见停车桩上停放了30多辆公共自行车,车身略显陈旧。而一旁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停放区,不停有人在扫码开锁。

  房地产销售小张告诉记者,他之前是公共自行车的忠实拥趸,但是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后,他“用脚”投票给了新事物:“对我来说,可随骑随停的自行车更加方便,这样就再也不用必须找到停车桩才能停放了。而且,根据之前的经验,很多公共自行车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故障,骑起来很不方便。”

  而在广州大学城,中山大学大三的学生阿超告诉记者,由于上课地点离宿舍有20多分钟的步行距离,自己买车又怕被偷,方便便宜的共享单车就成为了他们的选择。“听说新一批公共自行车要投放到大学城,不过因为共享单车越来越多,我们对此几乎没有关注了。”阿超说。

  行业人士:“两种单车”或可互补

  当政府推出的公共服务碰上了市场与资本,当“有桩”遇上“无桩”,最终两者是你死我活,还是互为补充?对于这个问题,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此前曾对记者表示,“我们和公共自行车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相互互补、促进,目标是共同解决城市内‘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

  他解释说:“在上海,有停车桩的公共自行车有5万辆,和摩拜等网约共享型自行车都有很高的利用率。我认为,在这个差异化互补关系中,重要的是区分用户群,这样反而会相互促进。”他认为,共享单车的诞生,扩大了绿色出行的认可度和范围。

  广州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也表示,无论是公共自行车还是共享单车,都是为解决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服务的。他认为,目前,最好的交通出行方式是轨道交通加公共自行车。

  长期关注广州慢行系统建设的公益组织“拜客绿色出行”创始人陈嘉俊告诉记者,两者谈不上竞争的关系,两者各有优势。他更期待双方未来能找到合作点,共同打造广州的“慢行系统”。

  “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我们清楚地看到,乱停放、违规骑行、破坏单车等乱象层出不穷。而公共自行车的‘遇冷’,我认为更多的是原来运营模式的问题。在双方目前皆遇到问题的情况下,能否找到对方可借鉴的点呢?”陈嘉俊对记者表示。“比如,公共自行车公司可依托公共自行车站点资源,组织深入挖掘公共自行车自身资源优势和商业价值,积极开展资源利用的商业化运作,并通过技术升级,为市民提供更多样的服务;而共享单车也可以‘借用’公共自行车在停放站点的规范设置,通过交委发布相关办法规定,双方共建‘电子围栏’,规范用户乱停车的问题,让停放更有序。”陈嘉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