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之家:专注下载8年,极速安全,用心打造!

下载之家首页 |最新软件 |软件排行 |软件专题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下载之家 >  资讯 >  业界 >  其他 >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时间:2015/06/25 09:41:20来源:虎嗅网作者:虎嗅网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创业已经成了这个时代年轻人追捧的最酷的事业。在这波创业大潮中,除了全球的创业创新的中心——硅谷之外,很多新兴的创业区域开始崛起,并取得耀眼的成绩,包括硅谷第二之称的以色列,中国的北上深等。

维基百科做过统计,英文词条中被编辑频率最高、最具争议的就是以色列。但之前媒体关注的主要是巴以冲突,中东局势等政治局势。但是近些年,随着本国科研公司的不断崛起,以色列已经是中国媒体出现频率最高的国度之一,同时包括BAT在内的资本也开始进入以色列,这一切透露出一个信号:以色列来了。

作为弹丸之地,建国不足70年的以色列如何快速崛起?号称第二硅谷的以色列究竟做了什么?以色列创业环境和政策和其它国家有何不同?

群星灿烂的创业国度

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和投资的特点可以总结为:数量众多,投资密集,专注技术,快进快出。根据MappedinIsrael等网络数据显示,以色列目前约有5000家高科技初创公司。最近5年,每年的平均增长数量为927家,年均增长率为10%。对于人口只有800万的小国,平均每天就有2到3家创业公司成立,每1600人中就有一个开公司。以色列被称为创业者聚集的国度,一点不夸张。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2010-2014以色列初创公司数量统计

根据以色列IVC咨询公司的数据,以色列到了2014年,与创业公司相关的风险投资进入了突破性的一年,全年共有688家创业公司获得本土以及全球范围的融资,总额达到了34亿美元。与全球创业最活跃的美国比对:美国2014年高科技创业公司投资额达到470亿美元,但是以色列国土面积仅为美国的0.5%,人口为美国的2.7%,以色列高科技创业公司吸引到的风险资金却超过了美国的7%。

根据IVC咨询公司提供的资料,以色列创业公司主要包括7个大领域,其中IT及企业软件类,主要是指较传统的IT公司,特别是从事网络安全类的信息技术公司;而互联网类,包括互联网应用、互联网设备、在线广告、电子商务、在线媒体等。根据近4年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到以色列的互联网和生命科学领域加速活跃,风险资本大都投入到了这两个领域,通讯行业逐渐降低,而IT及网络安全方面的投资情况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2005-2014年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各行业融资比例统计

2014年,互联网行业总融资额达到9.5亿美元。在年度融资额最高的10个高科技创业公司中,互联网初创公司占到一半,IT大类占到60%。其中,ironSource为软件及APP分发商,其基本模式类似于华军软件+应用商店+精准广告平台的合体,于上一年融资八千多万美元,2010年成立至今仅有的两轮融资总计超过1亿美元,成功跻身硅谷“10亿美元俱乐部”。

以色列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共同点均为技术驱动型创业公司,而非产品导向型,较少对商业模式进行深度探索,这是以色列互联网行业的典型特征之一。

在IPO上市方面,以色列创业公司主要选择三个地方,美国、欧洲以及以色列。根据近10年总体上市公司数量,本土上市的创业公司占46%,美国为30%,剩下的一部分则选择欧洲上市,然而美国上市获得的总融资额远超过本土及欧洲市场。根据美国NASDAQ数据显示,目前以色列NASDAQ上市公司数量为76家。有很有意思的现象,华尔街日报的VentureSource做过一项研究,对比了各国创业公司从获取种子期投资到退出之间的时长,以色列初创公司平均只发展了3.9年便快速退出,与此相比,德国为4年,英国为6.4年,法国为6.6年,而瑞典创业者则等待9年的经营与发展后才选择退出。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以色列1948年建国之初,由于缺水等,自然环境恶劣,资源匮乏,以色列不得不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来进行农业和工业技术性改造,这些科技创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从1990年开始,以色列开始实现温和的资本主义政策,经济开始复苏,同时大量苏联移民涌入,促进了社会活力。这一阶段开始,以色列高科技行业开始兴盛,国有企业开始私有化,60年间实现经济50倍增长。根据相关学术研究数据,2011以色列出口占GDP收入43%,其中工业出口占57%,这部分中47%来自于高科技收入,32%为中高科技,16%为中低科技,5%为低科技。

2010年以色列人均风险投资额为170美元,美国为75美元。主要高科技工作者为软件硬件工程师约5300人,销售4200人以及营销人3700人。国家对科学技术的研究与开发方面的投入每年都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或以上,这一水平,比多数工业发达国家都高。以色列发展高科技的一个重要途径,是通过中小型创业公司自主研发,创业公司吸引到的国际风险投资也促进了部分GDP增长,1999-2002年以色列高科技创业公司吸引到的国际风险投资占GDP的0.6%,居世界第一。所以,“创业”给以色列的现代经济贡献了不少力量,也使得整个国家能够在资源贫瘠的条件下得以生存发展。

“水深火热”中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硅谷第二?

1999-2002各国高科技公司获得国际风投占GDP的百分比


以色列为何成为创业国度?

犹太创业者由于民族文化、发展历程等,造就了他们热爱创业、勇于拼搏的共同特点。由于犹太民族的特殊性,他们的基因里就流淌着创业的DNA。在历史上,由于战争等原因,犹太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国家,分散到世界各地,其身份都是“外来移民”。他们需要生存,有挣钱养家的需要,这种被称为“生存型创业”。无论是早期流散在外的犹太后裔,还是以色列建国后的犹太移民,面对的都是一种重头再来的生活,而创业是能够让他们"绝处逢生"的机会。以色列“连续创业者”的比例是10%,是硅谷(5%)的2倍,其中一个原因之一便是根治在犹太文化及教育中,对有所成就,力求卓越,得到社会肯定的动机。

犹太文化中鼓励“特立独行”,所以年轻人不愿默守陈规,并总有创新的思路,创造与众不同的新事物。所以很多人选择创业也就顺理成章。历史上犹太民族历经磨难,即便建国之后也处于资源匮乏四处临敌的环境中。因此在困难的生存环境中,以色列不得不通过冒险激进的方式创造更好的生存条件,正如索尔·辛格所说,以色列的冒险精神是被“逼”出来的。犹太人认为每一次创业与创新都是一种风险试错,而他们更多看重的是创业可能带来的获得,而非失败可能带来的损失。

同样也因为民族的历史遭遇,使得犹太人明白成功的不易,因此允许失败的存在,家庭社会对于个人的失败也不会进行过多的批判。因此在这种情境下,年轻人能够以轻松地心态去尝试新的事物,对于失败也相对平和并保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除了历史和民族文化的因素外,人才的汇集也是以色列能够快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以色列的开国人士是曾经分散流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后裔,这些犹太后裔在开创新国家之前,就已经在商业与科技创新领域取得杰出的成绩。犹裔学者Tsvi Vining提出,创业国度的现象与精神,不仅始于以色列建国,更是贯穿着整个犹太经济史。

犹太创业者有三类。一类为18~19世纪的移民创业家,如联合利华、高盛、彭博社、CK、Ralph Lauren等企业,均由流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后裔建立。第二类为当代网络科技创业家,如谷歌、Facebook、甲骨文、戴尔、LinkedIn等企业,并大都位于硅谷。第三类是以色列本土创业家,可称为战地创业家,如网络安全行业的CheckPoint,通讯行业的RAD等,也是现在最活跃的一批犹太创业者。

以色列何时被称为“创业的国度”呢?以色列人普遍认为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一批高科技创业公司,特别是IT类初创公司纷纷成立,同时政府牵头发展促进以色列的投资环境,以逐渐形成一个活跃的科技创业生态系统。

而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商学院做了一项研究,寻找创业国度的源头,即以色列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并且取得成功的高科技初创公司。认为RAD集团是以色列第一家高科技型创业公司,其最早从事IT硬件产品研发与制造。而RAD创始人Zohar Zisapel也被普遍认为是以色列现代创业之父,或者说是以色列的比尔盖茨。90年代开始,Zohar在自己的创业公司内部孵化新的创业公司,被称为是以色列第一家孵化器雏形。RAD孵化出了100多家创业公司,培养出6个上市公司,从90年代开始激励了很大一批年轻人。因此RAD也被称为是以色列最大的高科技发展引擎。同样的现象在硅谷也有案例,“PayPal黑帮”就是最好的例证之一。国内的网易系、搜狐系、腾讯系等也是同样的例子。

另外,以色列政府政策上的巨大扶持和帮助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从干预政策涉及范围从政府资助、贷款及担保项目到税收优惠等。以色列于2011年颁布了“天使法”(angel law),鼓励早期的投资行为。符合资格的投资者,如果投资于本土的高科技企业,就能减免相应额度的税款。同时针对符合相应要求的高科技公司,政府将资助1/2的研发经费,而针对创业公司,政府将资助2/3的经费。此外,以色列政府成立了数十家孵化器,对创业公司可提供85%的研发费用。

为了在全球吸引优秀人才,以色列专门设立了移民吸收部。在移民吸收部中设立科学吸收中心,为科技移民提供就业方面的咨询,并向用人单位提供补助,开始两年用人单位只须支付科技移民工资的15 %—20 % ,其余的80 %—85 %由科学吸收中心支付。另外,一些团体和协会也为促进以色列的科技进步发挥了很大作用。如以色列科学与人文学会由60 名以色列最杰出的科学家组成,该学会负责管理以色列国家科学基金,积极向国内外募集资金资助基础研究。

以色列发展局限及中以关系

虽然以色列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在本土,也有人提出了质疑和反思。Uri Goldberg在其著作《创业国度的未来》(What’s next for the startup nation)非常犀利的指出以色列的种种问题,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问题:以色列小型创业公司太多,虽然号称硅谷第二,但从未出现过如硅谷一样领导世界的大企业,这样的现象也引起了以色列方面的关注。

一方面,小企业虽然具有灵活应变且具有较强创新能力,但是较小的规模影响了国民生产效率。Uri指出创新不仅仅是提出一个想法开一个公司,而是不断地反复试错,而小的初创公司则很难应对这些困难。而关于小型创业是否能够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的问题,统计数据显示,初创公司们成立第一年会比大公司提供更多的岗位,而一年之后初创公司通常职位有限,能够提供的岗位数量以及岗位增长率都低于大公司。因此,一旦社会遇到外部风险,小的初创公司很难坚持下来,类似希腊、葡萄牙等中小企业为主的国家,将产生多米诺效应难以快速恢复。

另一方面,以色列青年深受犹太文化的影响,大多选择独立闯荡,自己创业,这就造成了一部分优秀的人才快速流动。大家都喜欢“各自为政”,自立山头。因此,这也是以色列难以有大企业出现的一个原因。

由于以色列本地市场的局限性,拥有先进技术的以色列创业公司,客观上需要走出去。而中国市场广阔,同时在中国政府高度鼓励创业的大背景下,更多中国资本向外寻找创新技术,因此中国成为以色列一个重要的海外资本来源。根据IVC的统计数据,以色列每一个来自欧洲的投资者,对应了10个来自中国的投资者。中国至今已经投资了80多家以色列高科技创业公司,相比2011年增加了88%。

根据以色列经济部粗略计算,中国在过去三年对以色列的投资额从零上升至四十亿美元,特别是中国巨头BAT开始深入布局以色列高科技创业公司及基金公司,并成为美国投资者的强劲对手。诸多以色列创业者也越发开始关注中国市场,尽管有仍然诸多文化上的差异,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交流与合作,预期未来还会有更多动作。

更多0

相关阅读 office2007激活方法 斗鱼S.M.超级明星联赛开战 斗鱼S.M.超级明星联赛怎么报名 pscs5安装序列号(cs5安装序列号永久免费使用) 后宫甄嬛传下载全集迅雷高速下载 十一国庆节出行数据预测:这些景点人可能会爆满 Word宏病毒智能化:文档数量少不运行 怎样使用手机微博加好友? 小米电视3S开箱图集:超窄边框+金属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