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之家:专注下载8年,极速安全,用心打造!

下载之家首页 |最新软件 |软件排行 |软件专题

您当前所在位置: 下载之家 >  资讯 >  网络游戏 >  最新动态 >  仙剑20年,专访姚仙:品牌是一棵树,不会轻弃其根

仙剑20年,专访姚仙:品牌是一棵树,不会轻弃其根

时间:2015/06/23 08:46:15来源:36氪作者:36氪

仙剑20年,专访姚仙:品牌是一棵树,不会轻弃其根

上周,对“仙剑”迷来说,意义非凡。

《新仙剑奇侠传》的单机手游 iOS 版在 6 月 18 日正式上线。这款游戏的 PC 版在 2001 年上线,是第一代《仙剑奇侠传》的复刻版。而上周二,仙剑系列的衍生 IP《仙剑客栈》的网剧也在优酷开播了。

仙剑这个 IP 完全称得上顶级。可惜过去的 20 年里,大宇没有让这个 IP 的价值得以最大化发挥。正版单机市场的萎靡让他们有好作品却没挣到太多钱;网络时代,大宇起了个大早,也只赶了个晚集。而当早期粉丝已从青葱少年走向成家立业,对新生代互联网用户来说,仙剑这个 IP 已经稍显陌生。

这两年大宇开始大步追赶那些被落下的时光。即便过程有点吃力,所幸的是,仙剑等顶级 IP 的影响力还在,《仙剑客栈》网剧第一集目前播放量破千万。死忠粉、路人粉,都还在。

姚壮宪也还在

从高峰到低谷

1995 年夏,26 岁的姚壮宪主导的《仙剑奇侠传》在台湾正式上市,第一天就把准备好的一万份拷贝销售一空。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款游戏都是其他中国单机 RPG 难以逾越的高峰。它让人们看到中文游戏的可能性,看到纯中国题材游戏的可能性。

姚壮宪于是被称为“姚仙”。但其实仙剑并不是他第一个成功作品——1989 年底,他还在学校里就完成了自己第一套游戏《大富翁》的开发,并以此作为敲门砖,加入了大宇资讯。

仙剑和大富翁获得成功后,大宇嗅到了大陆市场深不见底的机会。2000 年,姚壮宪主动请缨调到大陆,带着团队里的几位同事来到北京,设立大宇在大陆的子公司:软星。“其实当时也是刚失恋啦。”姚壮宪承认,除了骨子里的冒险血液,情感受挫也是让他主动申请来大陆的原因之一。

跟着姚壮宪从台湾总部来到软星的,除了人,还有 IP。仙剑和大富翁两个 IP 的开发主导权,逐渐转移到北京软星和后来成立的上海软星。

这期间有不少波折。原仙剑的开发团队中,除了被姚壮宪带来大陆软星的部分人员,还有一些部分留在了台湾总部。双方都对仙剑 IP 的后续开发权志在必得,也因此产生了严重的内耗,甚至一度有两岸分别开发下一代仙剑单机的奇葩状况。但经过一些拉扯后,最终仙剑的 IP 还是回到了软星手里。

也是在这些年里,在一边和总部僵持仙剑正统续作的归属时,北京软星开发了像《仙剑客栈》这样的衍生作品,并取得不错的口碑。但这个系列自 2001 年上线以来,一直也只有单机游戏,直到最近。

这也是仙剑系列发展的缩影。受限于软星自身的财力,以及与台湾总部之间的内耗,大宇软星没能抓住当初的机会,将好的游戏 IP 转制成泛娱乐链条上的其他好产品。

“其实像仙剑一的电视剧 15 年前就在找人拍了,但是到 11 年前才有人拍。动漫我们也十几年前就在做了,但是做得不好。”当聊到为什么错过了那些机会,姚壮宪说到。

在只有单靠单机游戏一条腿的情况下,生存就变得很困难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国内单机游戏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的?”我问。

“从来就没有过。”姚仙摇了摇头,“它从来就是一个辛苦行业。要说比较好,只能说是 2000 年之前,在局部地区比如台湾,还不错。” 还不错也不是因为市场好,而是成本低。“其实当时销量比现在还低,能卖个十万套就很高兴了。售价也比现在还低,30 块什么的。但是研发成本很低,所以能养活自己。”在单机,研发成本占绝对大头,一旦成本上涨,就没有太大空间了。

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游戏行业的价值观是由网游主导的。单机太苦了,人才纷纷挑往网游行业。而用户方面,在网游的不断教育之下,中国玩家已经默认了“游戏免费、道具付费”的模式。这对需要先收费的单机,又是一重打击。

偏偏就在网游接过接力棒的那几年,大宇缺席了。更可惜的是,曾经他们离回合制网游,近在咫尺。

2002 年开始,大宇曾帮日本游戏开发商艾尼克斯代理运营过《魔力宝贝》长达四年。这是最早的一批回合制网游之一,市场反响热烈。“整个大宇里相当多的运营、研发人员都参与了这个项目,我们非常了解这套游戏。包括之后怎么往下改才更适合国内市场,我们都很有把握。”要开发和运营针对国内的下一代魔力宝贝,似乎没有人比大宇更具资格了。

然而在艾尼克斯拒绝将魔力宝贝下一代产品的开发和运营权交给大宇之后,这些积累瞬间变得没有价值。“他们什么都不给你。我们提出合作下一代,他们不愿意,一定要日本那边自己开发。”

和艾尼克斯合作的终止,公司失去的不仅是“摇钱树”:双方签订的合约中包括终止合作后一段时间内不能开发同类竞品的协议。为了避免侵权,大宇一直没敢碰回合制。这也是为什么历代单机都是回合制的仙剑,在第一款网游上却没有采用回合制。这段关系里,除了“打工挣外快”,大宇没能留下更多东西。

大宇没做的事,被网易做了。2004 年推出的《梦幻西游》继承了魔力宝贝的许多玩法,包括Q版回合制和一些设定等特点,并加入许多本地化创新。时至今日,梦幻西游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网络游戏。据官方数据,刚于三个月前推出的梦幻西游手游,有着 2000 万的注册用户,和最高 204 万的同时在线。

“如果当初仙剑的任何一代做成回合制的网游,在十年前推出,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追赶

“但是过去的,也都来不及了。”现在已经 46 岁的姚仙说到。

不可否认,仙剑等 IP 的影响力正在降低。所以现在的大宇必须做更多的事情,才能追上当初失去的。

错过端游的大宇,不能再错过手游了,《仙剑客栈》的手游只是其中一个动作。仙剑手游和大富翁手游,都在开发中,其中和网易合作的《大富翁9》手游会在马上到来的暑假做内测。“前面大概三分之二是我们自己开发的,后来网易找到我们,说愿意参与后面的优化等工作,我们也挺信任网易的,就达成了合作。”

除了自己研发,近年来,大宇也把一些有价值的 IP 授权给其他厂商开发相关游戏。早些时候,他们将仙剑奇侠传的 IP 授权给了腾讯、中手游等厂商,推出相关的手游,其中腾讯推出的仙剑卡牌游戏表现优秀。

这几年,IP 的价值起来了,通过对外授权,大宇能将手里头的 IP 直接转化为收入。“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无小补了。”姚仙说。这也许会给外界一种过度开发 IP 的感觉,但大宇确实需要这些钱。

而当网游、手游和授权 IP 负责挣钱养家,单机游戏则要负责貌美如花。

新一代仙剑单机《仙剑奇侠传6》计划在 7 月份上市。“画面效果、表现力、游戏性肯定比上一代高,但销量不敢说会比以前高。毕竟市场往下走,我们不能指望奇迹发生、逆势向上。”

“但还是得做,不然对不起仙迷。”在我问出“那为什么还要做单机”之前,姚仙说到。

对质量的自信,正是因为在过去两年半的开发期间,IP 授权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如果仅靠研发经费,早就花完了。”姚仙说,单机可以不挣钱,但得把成本补平。而下一代的开发成本往往比上一代更高一些,这部分的缺口,就靠 IP 授权来填补。“现在我们还不能把单机当成一个宣传片去做,说单机不挣钱,只为了扩大影响力。大宇目前还远达不到这个财力。单机本身还是不能赔钱。”

那如果财力到了那个水平,还会好好做单机吗?

“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打包票说,无论网游手游做得怎么样,我们都不会放弃单机。但说这个话其实有点脸红,不是说我们不一定做得到,而是我们现在连网游成功的边都还没沾上呢。”

做单机和做网游,在姚仙看来并不互斥。“大宇曾经很长时间只剩单机一条线还能支持,做网游的很多部门死的死,伤的伤,这并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只靠单机一条腿走路是不行的。”有一两个网游、手游能够持续贡献收入,而每隔两三年能有一套单机带出一个新的故事,两者有联动、有配合,这才是姚仙心目中的完美模式。

目前他还没有看到哪个厂商成功做到了这件事:“剑网其实当初有这个条件,但是网游起来之后他们就把单机搁下了。也挺可惜的。”

除了游戏,大宇还需要在更多的载体上,寻找更多联动配合。

网剧,是大宇用来发现更年轻的新用户的手段。这几年,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等新兴大 IP 的兴起,大多都是从网剧开始。而比起唯美甚至虐心的《仙剑奇侠传》,更为轻松欢快的支线 IP 《仙剑客栈》明显更适合网剧这种载体。《仙剑客栈》的手游和网剧同期上线,也是一个新尝试。在泛娱乐整合、多屏整合的趋势下,影游联动似乎更能取得好效果。

培育像《仙剑客栈》这样更有机会获得年轻人青睐的新 IP,是大宇今年的主题之一。但仙剑母体 IP、大富翁 IP,也都会各自选择最合适的载体往泛娱乐产业里钻。拖延多时的仙剑大电影应该在年内会开拍,而新的仙剑电视剧会在 6 月底开拍。他们也正在和上海新文化讨论将大富翁搬上大荧幕的可能性。

他们还做了一档《仙剑奇侠传》舞台剧。舞台剧今年 4 月在上海首演,并不太低的票价下(80 - 800 元)依然场场爆满。“舞台剧效果很好,但规格本身就很高,即使每场坐满一两千人,最终能否回本还不知道。  ”姚仙提到,舞台剧合作公司的老板是一位年轻的女仙迷,不遗余力地合作舞台剧,仅凭一腔热诚。

舞台剧跟网剧的表现风格差异很大,亲临现场的感动和震撼是在屏幕前无法比拟的。加之观看成本很高,舞台剧面向的是更核心的仙剑用户,而非面向路人粉或发掘新用户。

总结起来,大宇要通过网游和手游持续挣钱,从而给单机更大的支持;单机会持续贡献好作品和新的故事。而他们在泛娱乐产业链上的一系列载体,网剧、动漫、电影、电视剧甚至舞台剧,都会各自瞄准某一群特定的用户,扩大或延续大宇 IP 的影响力。

大宇正变得开放。为了留住老用户、找到新用户,他们愿意尝试所有新方式。

如果有如果

大宇的变化和管理层的变动直接相关。“从去年初,我们换了一个新老板,他跟我一样在大陆工作了 15 年,很年轻,三十几岁而已。虽然也是台湾人,但是他了解国内比了解台湾还多。”这让大宇整体在大陆这边的合作顺畅了很多。

大陆市场的差异性曾经让大宇吃过不少苦头,包括公司酝酿了7、8年才推出的第一款仙剑网游。这款游戏在 2009 年面世,由大宇台湾总部研发,姚仙和北京软星并无参与。这款网游在国内市场推出后没什么反响。“拖了7、8年,一下子就死了,很可惜。真的摔了一大跤。”

实际上不止游戏领域,所有境外公司在进军大陆时都一定会遇到很大的阻力。这片市场太特殊了。

“当时我应该更坚定地申请将仙剑网游搬到大陆来开发。我是争取了,但是争取失败了。也该怪我争取不够强硬、不够果敢。”那套游戏很多情节、设定姚仙都不认同,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死去。

这也是我问姚仙这么多年来有没有后悔过时,他给我的答案。“后悔过。但并不是觉得委屈,自己闯的祸就不要去后悔。后悔的是当时没有好好去争取,让公司错过了那些机会,有点辜负自己所在的这个位子。”

除了仙剑的第一款网游,让他有些难以释怀的,还有更早的时候运营魔力宝贝时所错过的机会。“当时太乖了,很遵守合约,不做竞品,”姚仙说,“但其实我们应该做的,业内其他人都不会这么乖。”

“当时同一时间,另外一个点是盛大。他也是代理《传奇》,后来他把传奇的原厂给买下来了。长期运营和维护后,他已经掌握了你的 know-how 了,他可以用这套东西自己做一个下一代。然后原厂说你盗用智慧财产,盛大就把人家买下来了。”盛大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和大宇涉足网游基本是在同一时间。然而深谙大陆市场需求和操作方式的盛大,在网游时代和大宇拉开了巨大的差距。

合作伙伴要选择真正合适的,这是大宇留给后来者的另一个教训。“起跑点一样,但是合作伙伴不一样,结果就完全不一样。盛大是把合作伙伴买下来了,大宇是买不下来。艾尼克斯是一个大厂,但传奇的开发商是一个小公司。而且日本人做事情非常的硬,要影响他们的观念非常困难。你跟他说要适应市场变化、要本地化,他说不干,就是不干。”

我相信这些只是姚壮宪在大宇 25 年来走过的坎坷中,所学到的九牛一毛。“这么辛苦,为什么你还在?”我问到。

“对啊,我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姚仙有些故作轻松,“喜欢做这个东西吧。跑掉的人很多啦,或许我比较笨吧。或许这个世界总是需要一些阿甘吧。”他指了指门外,那些坐在简朴的北软办公室里的同事们,“而且很不容易,这么多兄弟都坚持下来了。

“这些年来有没有哪一刻你真的想离开大宇?”

“没有。是有人找过我啦,但是我想,如果大宇倒闭了我就去,如果大宇没倒闭就算了。有一段时间大宇是真的快不行了,那如果真的倒了,我就走嘛。毕竟还是要养家糊口,总不能失业。顶多这么想而已,但都没有实现,因为毕竟大宇没有倒。”

“这份感情究竟是源自于你对这些作品的感情,还是......”

“对,作品。”没等我补充完“还是公司”,姚仙脱口而出。

“那这 25 年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感触......”他想了一会儿,“就像一颗植物吧。即使上面盖了很多石头,你也得想办法钻出去。想办法往上,你不能往下走。因为你要往上才能总有一天见到阳光啊。二十几年创立下的这些品牌,是我们留下来的毕生动力,我们把它当成一棵树、一颗植物去培育。既然是一棵树,就不会轻易离开它的根。”

“那你觉得,大宇的决策层本身,也是上面盖着的石头之一吗?”

“现在不是了。”姚仙笑道。

更多0

相关阅读 2016LOL S6世界总决赛EDGvsINTZ今日开打 DNF韩服改版内容介绍 上限等级升至90级 2016国庆节CF有哪些活动 穿越火线国庆活动 DNF暴走安徒生图火山地板娘只有蓝砖原因分析 LOL封号三年怎么减刑?LOL封号减刑方法 LOL白金5不能和钻5双排是什么原因? 怎么直播lol英雄联盟 lol英雄联盟直播哪个平台直播好 DNF按下Home键就闪退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