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数据泄密研究员:我的努力丝毫不影响美国大选

gengting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Facebook数据泄密研究员:我的努力丝毫不影响美国大选

  本周二最新消息,据悉,Facebook数据泄密事件涉及到的研究员已经表示,其所做的工作对于那些希望操纵大选结果的广告来说毫无用处。

  在此次事件中,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被曝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近1亿Facebook用户数据,而且曾经受雇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服务于特朗普团队。而现有资料显示,这些数据都是通过剑桥大学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获得的。

  但科根却表示,剑桥分析不太可能将这些数据用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但他也表示,已停职的剑桥分析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在谈及他们之间的合作方式时向英国议会撒谎。

  科根表示,即使他汇总的数据用于政治选举,也无法对精准广告起到太大帮助。

  “说实话,如果目标是在Facebook广告中实现精准定位,这个项目没有多大意义。根本干不了这事。”他对英国议会说。他还补充道,Facebook本身拥有更好的工具来投放这种该广告,使用他收集的数据来从事这种任务几乎没有价值。

  “如果你是想投放Facebook广告,那根本达不到目的。”

  Facebook表示,在科根通过制作性格测试应用来收集数据之后,大约有8700万用户的数据被不当分享给剑桥分析公司。

  Facebook和剑桥分析都指责科根滥用数据,但他却表示,自己成了这起丑闻的替罪羊。他说,剑桥分析前CEO尼克斯之前关于他没有从科根那里收到数据的说法其实是对议会撒谎。“我们肯定给他数据了,这无可争议。”科根说。在被问及尼克斯是否撒谎时,他的回答是:“绝对撒谎了。”

  剑桥分析拒绝对尼克斯的证词作出回应。

  柯根表示,Facebook通过一封电子邮件为他提供数据,他无需签订协议即可使用。但他也表示,他并没有出售Facebook提供给他的数据。

  相反,科根认为,他是通过为剑桥分析母公司SCL服务的一款应用收集了新的数据。

  他聘请市场研究公司Qualtrics招募了20到30万人来参加测试,从而收集数据,花费约为60万到80万美元之间。科根的公司根据这些发现展开预测分析,并从SCL那里拿到了23万英镑(约合32万美元)。

  科根在提交跟英国议会的书面证词中表示,他的所有学术工作都获得了剑桥大学伦理委员会的评估和认可。

  然而,《卫报》发布的一封2015年的信函却显示,伦理委员会在2015年否决了科根的一个项目,认为Facebook的隐私项目不足以解决隐私担忧。

  科根表示,据他所知,他收集的数据现在都已删除,但他会进一步确认。剑桥分析也表示已经按照Facebook的要求删除数据。

  该公司发言人克拉伦斯·米切尔(Clarence Mitchell)说:“我们很抱歉最终占有这些数据的方式违反了Facebook的服务条款。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我们已经采取措施来纠正这个问题。”

  米切尔还表示,在被证明无效之后,这些数据并未用于特朗普的竞选。“任何认数据被用于竞选的说法都是错误的。这些数据当时就已经被证明没有用处。”他说。

  科根则表示,他从未在GSR领过薪水,这是一家由他创办的研究公司。从SCL收到的多数钱都被用于代码开发、获取数据和法务费用上。他被允许保留他从该项目中收集的数据。

  科根称,GSR与Facebook关系密切,他的创业伙伴约瑟夫·钱瑟勒(Joseph Chanceller)目前为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工作。

  “这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因为我加入的时候,Facebook已经是亲密盟友了。”科根说,“我原以为这可以对我的学术生涯和我跟Facebook的关系有帮助,但结果恰恰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