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wangmeng 来源:互联网 阅读(52)

快播
快播 v5.21.543
类型:视频播放 大小:30.88MB

  近日消息,外媒报道 ,讲述了贾跃亭和法乐前员工的矛盾,并且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贾跃亭必须离开,具体什么情况呢?请看下文讲解。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以下为文章全文:

  前员工:贾跃亭是“偶然的亿万富翁”

  在洛杉矶郊区有一个富裕的地方,名叫Rancho Palos Verdes,那里有一座占地7800平方英尺的宅院,建在风景如画的绝壁上,可以俯瞰优美的太平洋。宅院共2层,有6个卧室、7个浴室、1个3车车库,能保护主人的隐私。在谷歌地图提供的街景图片中,我们找不到宅院。对于城市而言,这样的宅院平平无奇。独特之处在于谁拥有它,宅院的主人是Ocean View Drive公司。

  之前公布的资料显示,Ocean View Drive的注册者叫邓超英(Chaoying Deng,英译),他是法乐第未来的行政副总裁。2016年,法乐第未来在报告中指出,公司的CEO是贾跃亭,而贾跃亭正是法乐第未来的主要财务支持者。

  在过去一年里,财务问题一直困扰法乐第未来。Ocean View是一家壳公司,它是贾跃亭科技王国的一部分。法乐第未来危机重重,Ocean View仍然持有Rancho Palos Verdes宅院,而危机不断吞噬公司。法乐第未来的高管们还给宅院取了一个昵称“The Clubhouse”(俱乐部会所),四位知情人士说,宅院有多种用途:它是接待新员工的宾馆,是企业开会的地方,是举办活动的奢侈场所,里面有私人厨师,不论什么场合都能应付,提供精美的饭菜。一位消息人士说,聚会之时会喝掉很多威士忌和葡萄酒,花费经常高达2000美元。

  一方面,法乐第未来陷入困境,无法自拔,另一方面,宅院的生活方式如此奢华,真是形成鲜明对比。本月,又有一批新高管离开公司,原本贾跃亭是一名精明的企业家,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修复自己破损不堪的形象。

  2015年,法乐第未来粉墨登场,它告诉世人未来的汽车应该是怎样的,当时引起一阵轰动。法乐第未来想制造完全自动驾驶、优美的纯电动汽车,这些汽车经过精密的调校,与驾驶者品味对应,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法乐第未来还说自己的汽车比当下所有的汽车都要好,它能淘汰现有汽车。

  法乐第未来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2015年曾说:“汽车应该开始学习,知道我渴望什么、喜欢什么、想去哪里。”可惜,法乐第未来只是展示了几款原型车,引爆一连串疑问,除此再无其它。

  现在的法乐第未来状况如何?与去年差不多,当时公司也很不协调,一边在CES展会发布旗舰汽车,一边呢,资金不断告急,离破产只有咫尺之遥。法乐第未来在CES闪耀亮相,然后又匆匆隐去,现在2017年快结束了,它的命运似乎和2016年没有什么不同:公司还在流血。

  员工不断流失,现金低位徘徊,公司诉讼缠身,之所以卷入官司原因基本相同:拖欠费用,比如餐费、仓库租赁费。

  法乐第未来拒绝派人接受采访,公司只是发了一份简短的声明:“作为一家私营公司,我们不会对任何与法乐第未来或者投资者有关的财务、法务、企业规划事务置评。”

  法乐第未来已经站在断裂点上,处在核心位置的还是贾跃亭,也就是44岁的乐视创始人。知情人士说,贾跃亭对错误很固执。例如,贾跃亭不愿交出法乐第未来的控制权,即使企业有可能失败也不愿让步。今年,投资者坐到了谈判桌前,准备购买公司的股份,也愿意购买,但是消息人士说交易都要求贾跃亭靠边站。不过到目前为止贾跃亭拒绝了要求。

  Jalopnik与7名知情人士有过交流,包括前员工以及熟悉公司的人,法乐第未来如何生存下去?他们的意见基本相似:如果想生存,必须让贾跃亭出局。

  香港顾问公司Dunne Automotive的总裁、汽车产业专家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说:“事实上,贾跃亭已经证明他是一名出色的企业家,很成功,备受尊敬。只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很难达到目标。”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回看贾跃亭的职业生活,有一点很明显,他想以超快的速度颠覆科技产业。贾跃亭在中国创办了乐视,赚了很多钱。几年之后,他又杀入汽车产业,因为未来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会成为统治者。

  随后,一些法乐第未来的高层主管离开公司,贾跃亭发现自己的负债越来越多,自2016年秋天以来不断增长,当时建筑公司AECOM要求法乐第未来支付2100万美元欠款。2016年10月,AECOM通知法乐第未来,要么付钱,要么内华达工厂就会停工。后来法乐第未来放弃了建厂计划,原本它准备投资10亿美元修建工厂。

  当时法乐第未来曾说公司正在安排钱款。Ocean View也没有闲着。就在AECOM发出信函11天后,Ocean View提交申请,准备在Ranchos Palos Verdes宅院修建新设施,那是一个泳池和一个SPA。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法乐第未来员工说:“我认为他是一位偶然的亿万富翁,钱来得太容易了。”

  法乐第未来前史:贾跃亭的汽车梦

  法乐第未来首席财务官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证实,10月中旬他已经离职;没过多久,也就是在上周,贾跃亭将公司进一步推向深渊。

  法乐第未来在另一份声明中说,公司认为克劳斯渎职,事实上是法乐第未来炒了克劳斯。克劳斯准备了一名律师,将尝试各种选择,对声明给予回应。

  就在当天,贾跃亭表达了自己对法乐第未来员工的不满。一封贾跃亭的电子邮件中,他这样说道:“我清楚得很,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000名员工,他们都在日以继夜的努力公司,虽然耳旁总是会有一些噪音,也有一些人不信任我们,但是我们还是要向目标努力前进,早日将FF 91推向市场。”

  这样的回复,似乎非常符合贾跃亭的性格——有六名前法乐第未来公司的员工透露了自己对贾跃亭的看法,认为他极具野心,但又比较狂妄自大,虽然周遭的环境已经对他极为不利了,但他依然拒绝放弃这个项目。

  其中一位法乐第未来公司前员工说道:“贾跃亭一直都是他自己,并没有改变过什么。事实上,外界公众对他的看法和内部对他的看法还是有一些偏差的。”这位员工继续说道:“他更像是一个手指发痒的西方枪手,但却不是一个理性的校准者。”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贾跃亭

  贾跃亭1973年出生于中国山西一个农村家庭,受教育程度并不高。各种媒体报道把他的童年生活描绘成来自一个节俭的家庭,周围人基本上没有太多事情可做,比如在夏天的时候,当地的钢铁厂就会停工放假。

  然而贾跃亭大学毕业之后,便沉浸于科技行业。在开始创立自己的事业之前,他曾在当地税务部门担任过一名电脑技术员,而在职业生涯早期,他还做过手机电池销售的生意。

  贾跃亭获得的第一桶金,是在2002年从税务部门辞职,并且下海创立了一家名为西伯尔通信的无线通讯公司,这家公司在短短五年时间就上市,而就在同一段时间内,贾跃亭创立了乐视公司——曾被称为是“中国的Netflix”。

  在LeEco的名义下,贾跃亭在2010年又让乐视网成功上市,随后旗下业务快速拓展到了多个市场,包括电视、流媒体视频服务、电影、以及智能手机。不仅如此,该公司的员工数量迅速增长超过了1万人,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他们每年的业务收入超过10亿美元。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但是,乐视网的快速发展也让人们对贾跃亭的背景产生了质疑。很快,贾跃亭忽然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之外,直到好几个月之后才现身。2015年,他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表示,他一直在治疗肿瘤,同时也坚称自己和反腐调查没有任何关系。

  有趣的是,这次事件似乎并没有减慢乐视的发展速度,即便有很多行业观察家开始呼吁投资者对乐视保持警惕。贾跃亭用自己的野心开始不断前进,乐视公司的增长和扩张计划也已经不再局限于科技领域了。

  此时的贾跃亭意识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是在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时。为了克服困难并且生存下去,乐视需要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支持。

  贾跃亭在2015年面对《福布斯》杂志时说道:“上市公司必须要快速发展,我们必须要获得资金来支持那些烧钱的新业务。”

  当然,乐视强劲的发展势头也给了贾跃亭足够的胆量,他曾经表示乐视有能力一次性超越其他任何一家科技巨头,包括苹果、特斯拉、Netflix,甚至是他们全部。

  乐视不仅仅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竞争者,而是希望能够展现出一个强劲对手的姿态。贾跃亭的着装开始变得像史蒂夫·乔布斯,他穿着简单的衬衫、普通的牛仔裤和简陋的鞋子,乐视公司也开始推出大量和苹果相似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智能电视等等。贾跃亭的帝国越来越壮大,他开始兜售自己的故事,投资人纷纷为其买单。不过,此时的贾跃亭似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有时候言论偏激的都超出了公众的容忍范畴——他曾经公开把苹果公司比作是“希特勒”,虽然之后他曾为此言论进行过道歉。

  电动汽车就在此时进入到了贾跃亭的规划蓝图里。邓恩(Dunne)是中国汽车行业专家,他回忆了当年的一个让贾跃亭沉迷于电动汽车的故事:那是在2014年的某一天,贾跃亭来到美国,然后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汽车,然后贾跃亭忽然灵光闪现;就在下车的那一刻,他说道:“我们必须要做电动汽车。”

  之后,贾跃亭投资了一家名为Atieva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现在已经更名为Lucid Motors,并且积极推动乐视进军电动汽车行业。乐视汽车虽然看上去雄心勃勃,但是愿景似乎十分模糊,因为贾跃亭希望能够打造一款“智能”、“互联”、全自动、并且时速达到130英里的全电动汽车。2014年底,贾跃亭正式出资创立了法乐第未来,很快便吸引了一批来自硅谷和传统汽车制造商的优秀人才,甚至一些特斯拉的员工也跳槽过来了。

  法乐第未来公司推出了一个庞大的计划:要在美国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建设一个制造全电动超级跑车的工厂。据说选址在内华达州的原因,是由于当地给予了十分慷慨的税收激励政策。贾跃亭希望让这款跑车秒杀特斯拉,而且还要彻底颠覆全世界对个人出行方式的看法。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2016年CES展会上,法乐第未来展示的概念车

  去年,贾跃亭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特斯拉的确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因为他们已经将全球汽车行业带进了电动时代。但是,我们不仅仅是要生产汽车,我们认为汽车其实是一个在四个轮子上的智能移动设备,本质上,汽车和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没什么不同。”

  然而,贾跃亭希望在法乐第未来身上构建的这种创新理念并不被行业内部人士和观察家看好。乐视、法乐第未来、还有Lucid,三家公司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甚至让不少行业观察家和记者感到困惑。

  法乐第未来和Lucid两家公司业务是不是有重叠?法乐第未来和乐视会一起协作吗?贾跃亭在法乐第未来的位置是什么?他的角色从何时开始,又会在何时结束?为什么法乐第未来不正式任命一个首席执行官呢?贾跃亭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吗?如果不是,那为什么不是呢?不管是乐视,还是法乐第未来,外界对他们的背景了解甚少,也让不少问题变得异常复杂。(贾跃亭此前还曾表示计划出售自己在Lucid公司的股份,但是目前各方都拒绝对此事给出回应。)

  一位法乐第未来公司的前员工说道:“贾跃亭总是想在同一时间里做很多事情,但是他又没有足够的资源去让所有事情都获得成功。”

  按贾跃亭最初对法乐第未来的商业规划,他不仅仅想打败特斯拉。据三位法乐第未来的员工透露,贾跃亭预计在10年内每年生产200万到300万辆汽车,而且希望他们想要打造的那几款车型之间的平台各不相同。他还想要在美国和中国同时建厂。一位员工说,法乐第未来参观了一些已经关闭的汽车工厂,比如路易斯安那州的前通用汽车工厂。

  一位知情人士说道:“路易斯安那洲提供的激励措施完全是闻所未闻的,不仅仅是减税,而且还有现金补贴,价值超过四亿美元。”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贾跃亭想在一个有限的预算内尽快把工厂建起来。两位法乐第未来的员工表示,贾跃亭想花30亿美元完成他宏伟的十年计划,许多投资者发现他不是在开玩笑后,就放弃了投资。

  贾跃亭远远低估了实现他的汽车帝国将要投入多少资金。据有关人士说,他的高级顾问,一位汽车行业的行家,实际计算了他实现伟大十年计划的成本,预测为250亿美元。贾跃亭得知这个结果后,嘲笑了他们,并且对数字表示怀疑,然而这是事实。

  一位熟悉贾跃亭计划的人士说:“他们的要求太可笑了,他们没有意识到,要造一辆汽车就需要花费几十亿美元!”

  残酷现实:混乱在CES展会上显现

  残酷的现实开始慢慢暴露出来。

  在2015年下半年公开发布之后,该公司准备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展示一款汽车,媒体对这款汽车大肆炒作,所有人都期待法乐第未来将不仅仅是一个炫酷的概念,有更多可以展示的方面。

  但是很遗憾,他没有做到。法乐第未来只是摆了一个类似“蝙蝠车”的模型,哪怕他们进行了技术展示,和其他的概念车一样,都是实际看到的不如当初炒作的那样出色,不过他们说“真车”已经在测试阶段,很快就会和大家见面。

  贾跃亭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最终的结果却仅仅是一个被称为FFZERO1的一个没用的静态概念,这和他当初宏伟的目标差太多了。这个结果很不尽人意,但是并不令人惊讶。

  在CES的展台上,法乐第未来的高管把他们的汽车比作2007年的iPhone,称它可以被手动驱动也可以自动驾驶,声称它将改变我们对汽车的所有认识,承诺将会使用像AI学习和虚拟现实这样的先进技术,颠覆世界对出行方式的定义。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总之,法乐第未来许诺了一辆汽车——可以做到当今汽车所不能做到的一切,但人们对此保持怀疑。

  建造汽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凭借贾跃亭对未来发展的美好规划,和似乎无穷尽的中国科技业资金,引进技术人才并不难。这个行业自己也引进了类似的想法,未来共享汽车将会过时,电动全自动汽车将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带人们去往世界各地。在2015年,这种设想在公众和汽车行业人员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贾跃亭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一位前员工情不自禁的夸赞道:“他对未来汽车的看法可能是我在世界上听过的最好的想法。”

  领着高薪酬的员工,精神十足地将他们的聪明头脑运用在项目中,公司员工人数增长到1200人。这是一位愿意为汽车世界的未来而疯狂的亿万富翁,两名前员工说,那时的法乐第未来是工程师和设计师的“天堂”。

  尽管一款旗舰型量产车发展缓慢,但法乐第未来的现金运行困难状况并不明显。但是贾跃亭在电动汽车行业的太过活跃的行为,如投资Lucid Motors,在乐视品牌下发布汽车以及投资法乐第未来,开始把法乐第未来的努力消耗殆尽。

  到2016年底,违规行为在法乐第未来账目上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公司当时的财务总监开始重视由于乐视公司的公司结构错综复杂,缺乏内部控制以及银行账户的一些问题带来的复杂情况,公司未来融资或将受影响。

  一位员工说道,如果你在那里,你将看到,墙上写着:天堂不再。

  2016年10月,残酷的现实清晰地呈现在贾跃亭面前。那个月,负责建造法乐第未来位于内华达州工厂的建筑公司,发出了第一张逾期付款通知,员工们人心惶惶。

  与此同时,贾跃亭还专注于推出乐视自己的电动汽车,被称为LeSEE。在之前的几周时间里,法乐第未来的员工已经脱离了自己的项目,投入LeSEE项目。乐视计划在十月中旬的亮相发布会上推出这款车。

  事情不如人意,由于未知原因,LeSEE没有参展。但是,贾跃亭带来了新的好消息:法拉利F1车队的前任老板,马尔科·马迪亚奇(Marco Mattiacci)加入了他的团队,出任法乐第未来首席商务官一职。

  贾跃亭与马迪亚奇交流中表示,法乐第未来打算以即将举行的2017年1月CES会议为契机推出自己的电动汽车。

  显然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马迪亚奇。与Jalophnik交谈的多名消息人士称,在这个时期,法乐第未来的面前有两个计划:去CES或者不去。在内部,大多数高管的意见是,虽然他们的FF91号号称有1050马力能打败特斯拉,但是尚未做好充足的准备。

  但是贾跃亭拒绝了任何退让的意见。许多高管选择了离职。

  贾跃亭坚持让汽车准备好参加CES,这意味着员工必须工作整整一个12月,包括圣诞节和新年。一位CES的前任执行官告诉Jalopnik,他那段时间每天只睡一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法乐第未来的一名前员工说到:“上两周根本没有人睡觉。贾跃亭这个疯狂的决定,激怒了大部分高管,并引发了CES之前的人才流失。”

  另外一个消息来源说,这个展会的预算最初是7位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数字不断减少,显然,想达到贾跃亭最初预想的效果已经不可能了。

  当公司高管纷纷离职时,员工队伍人心涣散。几天前,员工们集体逃离公司。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高管在意识到他们所面临的境况时,建议取消在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的展示,日后独立开一次展会。这个意见被贾跃亭断然拒绝。

  发布会当天的风格与贾跃亭以往的发布会类似。台下的观众满是期待,然而原本计划45分钟的发布变成一次尴尬的“赶鸭子上架”,窘迫的场面让观众不明白这到底是想干什么。FF 91原定的自动泊车功能在展示中出现错误,却在飙车赛中击败了特斯拉,但超级高的速度与未来的电动汽车世界有什么关系呢?

  不幸的是,这次发布会表现出来一点:法乐第未来的技术就是幻想。为了在发生故障时能正常运转,这辆车使用了大量的冗余件,自身状况就是一个问题。

  在CES场外试驾环节中,这辆车的自动驾驶功能表现良好。所以一些投资者仍然对该公司抱有信心。

  但有两名知情人士称,舞台上的停车演示失败是公司财务困境的一个明确信号。“这也是为何这款车的内部功能没能全部展示的原因。”这位知情人士还提到车门上有瑕疵。其实,一些员工早已预见泊车演示会失败,因为舞台并不是标准的停车场——法乐第未来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在事后承认这是一个问题——但演示还是如期进行了。这完美印证了法乐第未来内部不和。

  尽管如此,法乐第未来还是表现出了强者外表。对于公众来说,法乐第未来声称这场精心策划的展示仅是FF91现阶段功能的尝试,目的是让这个项目的多个阶段被更好诠释,最终,更多功能将会被展示。

  “尽管所有反对者都持怀疑态度,但我们将坚持下去。”桑普森在活动中表示,“我们将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混乱继续:高管与员工纷纷离职

  但在CES之后,混乱仍在继续。发布会后,该公司受到了一连串的诉讼: 180万美元的宣传视频制作费,58万美元的总部大楼电费和21万美元的网站域名购买费均未付。(一般来说,法乐第未来曾表示不会对未决诉讼发表评论,但法庭文件表示法乐第未来否认了这些指控。)

  今年1月末,北姆枫叶公司(Beim Maple Properties)提出了1500万美元的资产租赁诉讼赔偿,原因是他们要收回法乐第未来租赁的一个仓库。起诉书说,在驱逐法乐第未来后还没有找到一个新租户,租赁协议允许它从法乐第未来获得本应得到的一切租金损失。(北姆枫叶的一名律师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然而,贾跃亭仍然设法运用个人魅力获得了高知名度的人才慕名前来运营公司。克劳斯是宝马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近30年的资深员工,今年3月上任法乐第未来全球首席财务官,负责确保“法乐第未来在全球市场上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今年夏天,克劳斯试图融资,为法乐第未来项目筹集资金10亿美元。7月,另一名宝马前高管乌尔里希·克兰茨(Ulrich Kranz)加入法乐第未来担任首席技术官。在任用了大量汽车行业长期供职的高管之后,法乐第未来可能会因这些人的个人职业生涯而一度辉煌。

  但后来,事情变得更离奇了。

  尽管法乐第未来的前景似乎没有那么严峻,但贾跃亭的主要努力正在瓦解。今年4月,在经历了一场严重的资金短缺后,法乐第未来解雇了大部分美国员工。供应商开始对该公司提起诉讼,促使上海一家法院7月份因贾跃亭拖欠付款冻结了其1.82亿美元资产。

  电视制造商Vizio在并购失败后向乐视公司提起了6000万美元的诉讼。7月初,Vizio将贾跃亭本人告上法庭,要求他必须承担潜在重大财务责任。

  法乐第未来公司不同寻常又令人困惑地表示,贾跃亭的近期所做的事情实际上与公司的长期目标一致。与此同时,贾跃亭宣布他将辞去在乐视公司所有相关职务,只关注法乐第未来的发展。

  一位法乐第未来公司发言人说:“这一消息对FF的日常运营没有影响,它直接影响的是FF融资多样化,并将FF 91在2018年推向市场。”

  几天后,法乐第未来证实已撤回计划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的工厂。取而代之的是法乐第未来计划寻找一个新厂址。克劳斯已经成功找到了潜在投资商——印度的汽车制造商马欣德拉(Mahindra)一直在认真谈判,打算收购法乐第未来,但知情人士说,此事没有任何结果。

法乐第前员工表明:公司要生存 贾跃亭必须离开

  法乐第未来曾计划建厂的土地

  到8月,法乐第未来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但它有好消息要依靠:法乐第未来获得了一笔1400万美元的紧急贷款以维持运营,并在加州找到了一处新房产来建造一座工厂。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尽管有超过24个融资方表现出了兴趣,但这仍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可观的资本,克劳斯的10亿美元的融资不会给任何投资者带来净收益。

  多名知情人士称,这不是法乐第未来产品的问题。投资者只愿意在没有贾跃亭参与的情况下继续持有公司,而不愿按照破产法第11章重组法乐第未来的债务。据知情人士透露,克劳斯极力促成,而贾跃亭拒绝放弃任何权力。

  僵局带来了新一轮的离职浪潮。到10月初,更多的法乐第未来元老离职。10月14日,克劳斯向公司提出辞职申请,并立即走人。一天后,CTO克兰兹也随即辞职。知情人士称,此后还有更多的高管和员工陆续离职。

  “克劳斯是唯一能让公司继续维系的原因,”一名前雇员说。“申请破产是FF生存的唯一途径,他明白,辞退贾跃亭是摆脱这种局面的唯一办法。现在他已经走了,其他人也不会在公司呆太久了。”

  乐视的问题促使中国监管机构对类似的公司加强了审查。据《南华早报》报道,最近几周,负责监督审批企业公开发行股票的监管机构受到了批评。此前,两名负责2010年乐视网上市的律师因不法行为被拘捕。

  贾跃亭否认了关于乐视网上市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的质疑。不过他保持低调,并一直留在加州法乐第的总部。上月,中国媒体曝光了一份据称为法乐第提供给潜在投资人的文件。随后,关于法乐第可能破产的传闻再次出现。

  这份文件列出了一项计划,要求法乐第进入破产程序,并将公司交给新的投资方。这反映了克劳斯想要采取的方式。法乐第否认该公司授权制作了这份文件,但消息人士表示,文件中的细节毫无疑问反映了法乐第摆在谈判桌上的一项投资计划。

  这种错综复杂的奇怪局面一直持续至11月。克劳斯和贾跃亭的分歧逐渐曝光。克劳斯表示,他在几周前就已经从公司离职。而法乐第在一份夸夸其谈的声明中反驳称,公司实际上解雇了克劳斯,并威胁对他的违法行为采取法律行动。克劳斯的律师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一名前员工表示,法乐第的做法以及对克劳斯8个月来工作的描述是“胡扯”。这只是法乐第惯用的策略。

  这名消息人士表示:“他们想要挽回面子。在我供职于法乐第期间,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许多次。每次,他们立刻就会进入反弹模式。”

  融资传闻被否:贾跃亭难寻追随者

  本周一,一条意外的消息暂时减弱了混乱:有传闻称,捷豹路虎的母公司印度塔塔汽车计划以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法乐第的10%股份。如果这笔投资敲定,那么对法乐第来说就是个救星。

  然而,这个消息并不属实。本周三,塔塔明确否认了这个传闻。

  塔塔发言人在接受印度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消息不属实,因此我们没有任何评论。”知情人士表示,这个消息是来自中国的法乐第内部人士放出的,目的是为了将贾跃亭描绘为正努力带领公司走上正确的方向。

  这似乎还不是全部。贾跃亭还面临另一起涉及Ocean View Drive的指控。这是一家壳公司,控制着贾跃亭位于Rancho Palos Verde的豪宅。这起诉讼的原告方是该公司前雇员迈尔斯·伯纳尔(Miles Bernal),他指控贾跃亭和公司以不当方式终止他的合同,并对贾跃亭利用这一实体为自身谋利提出了一系列指控。

  根据这起此前未被报道过的诉讼,贾跃亭和法乐第的另两名高管“把资金混在一起,将公司资产当作个人财产,包括但不限于个人使用公司的车辆和资金。”诉讼还指控称,贾跃亭在负有公司责任期间将Ocean View的财产转移给他们自己。伯纳尔的代理律师没有对此消息置评,Ocean View的律师也没有做出回应。本案仍在审理中,法庭将于11月27日举行听证。

  贾跃亭在核心圈子里仍然有一些亲密伙伴。他们似乎愿意为未来剩下的一切而努力,即使法乐第目前的情况风雨飘摇。消息人士表示,忠于贾跃亭的乐视员工被引入公司,取代离职的法乐第高管。

  消息人士透露,贾跃亭藏身在美国加州。面对严峻的形势,贾跃亭对自己本人和自己的目标都有坚定的信心。贾跃亭此前为法乐第制定了难以置信的商业计划,即在未来10年内生产300万辆汽车。消息人士透露,这个计划正在重新被提起。

  不过,贾跃亭能否再次找到足够多的追随者,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一名前员工表示:“非乐视系的每个法乐第员工都认为,只要贾跃亭仍然是公司的决策者,那么公司就不可能卖出任何一辆汽车。”(星海 地坤 陈侠 亦深 维金)